粤ICP备32323659号


招商QQ:3270561200
  • 移动的图像:五件经历了位置变迁的艺术作品

    “迁移这个作品等于摧毁它”,艺术家里查·塞拉在其备受争议的作品《倾斜的弧》从纽约联邦广场被拆除时,如是说道。但是迁移为特定场所准备的艺术品,也可能是一种官方的保护行为。

    班克斯,壁画《奴工》

    ——从伦敦到洛杉矶

    2012年,神秘的街头艺术家班克斯在伦敦北部一家“一英镑超市(Poundland)”旁边的墙上画了一幅单色画,画里的小男孩在一家血汗工厂缝制着英国国旗的串旗,这幅画就是《奴工》。

    《奴工》,班克斯

    伦敦伍德格林的人们都引以为傲,壁画被迁移后,他们举行了一场游行示威运动,要求归还班克斯的壁画。壁画被移除后,艺术家们在原址创作了新的作品,以此对能否修复在此地创作的《奴工》提出了质疑。

    示威期间,手持海报站在《奴工》原址旁的男子

    201811月,《奴工》在洛杉矶的一场拍卖中,以568,000英镑的价格,被美国艺术家罗恩·英格利希拍得。罗恩·英格利希曾与班克斯合作过多个街头艺术项目,他告诉记者,他准备把这幅作品刷白,然后以更高价卖出。

    爱德华多·包洛奇,地铁站镶嵌画

    ——从伦敦到爱丁堡

    图腾汉厅路站修复的镶嵌画

    爱德华多·包洛奇在1980年代创造了这幅巨大的壁画,用一系列精细的意大利玻璃瓷砖,覆盖了伦敦图腾汉厅路站950平方米的墙壁。镶嵌画出现了乔治·奥威尔的1984,电脑,奔波中的上班族等元素,还有附近的大英博物馆中陈列的展品。

    为了修建“伊丽莎白线”,这个繁忙的地铁站被重建,而这幅五彩的镶嵌画中大部分被修复或者迁移——有一些从入口大厅移到了站台层,有的移到了更深的地下层。

    壁画的95%仍然留在地铁站,剩下的5%被运到了爱丁堡艺术学院,现在是爱丁堡大学的一部分。二战期间,包洛奇曾在爱丁堡大学学习。1990年代,作为爱丁堡大学的访问教授,包洛奇会组织学生伦敦游,包括带他们去看这幅镶嵌画。

    每一片瓷砖都会被拍摄下来,以数字形式绘成示意图,然后由学生、科研人员和陶瓷修复员进行修复。

    弗朗西斯·培根的工作室

    ——从伦敦到都柏林

    重建后的培根工作室,都柏林休雷恩美术馆

    直到1992年去世前,画家弗朗西斯·培根人生中的最后31年都在南肯辛顿一间拥挤混乱的工作室里度过。1998年,工作室内的物品全都被都柏林休雷恩美术馆购得,并且迁移到了这位画家出生的城市。在这里,培根工作室里的7000余件物品,从旧油漆桶到皱巴巴的报纸,都以考古标准的细致程度被重建。

    对于这位英国伟大画家的工作室来说,休雷恩是再合适不过的第二个家。跟培根一样,休·雷恩也是英裔爱尔兰人,1908年,他在都柏林成立了世界上最早的现代美术馆之一。同年,培根出生。

    罗杰·希恩斯,《占领》

    ——从伦敦到约克郡雕塑公园

    罗杰·希恩斯,《占领》

    2008年,英国艺术家罗杰·希恩斯将75,000升液态硫酸铜抽入伦敦象堡附近的一座废弃公住房中。液态硫酸铜凝固成了蓝色晶状,覆盖了公寓的内部,形成了一个奇异幽暗的“地下世界”—— 既像科幻世界,又像童话世界。

    希恩斯将这件超凡脱俗的艺术品称为《占领》(Seizure)。2010年,《占领》对公众关闭,2013年,《占领》被整个移除并运送到了韦克菲尔德附近的约克郡雕塑公园,安置在由建筑师亚当·可汗设计的一座新的混凝土结构建筑里,这位建筑师将这件艺术品比作埃及陵墓。

    罗莎·帕克斯的小屋

    ——从美国到德国,然后去而复返

    美国艺术家赖恩·门多萨与在柏林重建的罗莎·帕克斯小屋合影

    1955年,在阿拉巴马的蒙哥马利市,罗莎·帕克斯因拒绝在公交车上给白人让座而名垂青史。在当时,按要求黑人需要给白人让座。罗莎·帕克斯因此丢了工作,并且受到死亡威胁,之后她逃往底特律,但她的抗议成为了美国民权运动中的里程碑。

    2005年,罗莎·帕克斯去世,享年92岁。她在底特律迪肯街住过的隔板小屋被标记拆除时,她的外甥女瑞亚·麦考利花了500美元将其买下,并交给了美国艺术家赖恩·门多萨。赖恩·门多萨将小屋拆卸,带到了柏林,并在一个住宅的后院里重建,后来他又将小屋带回美国,在罗德岛普罗维登斯的WaterFire艺术中心重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