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32323659号


招商QQ:3270561200
  • 互撕、不狗血!23年前亦舒的《流金岁月》就有了女性情谊的最

    亦舒是华语世界独具影响力作家,与倪匡、金庸并称为“香港文坛三大奇迹”,至今已出版300余部作品。

    她是最懂如何讲人生故事的人,与倪匡、金庸并称“香港文坛三大奇迹”。

    ▲上图为金庸、倪匡、亦舒,并称“香港文坛三大奇迹”

    她擅长以简练文笔书写动人故事,开启了现代女性独立爱情观与价值观,影响了半个世纪以来的都市女性。

    词人黄伟文说,她的轻轻一笔,总是能让人心神一振,余味无穷;

    张国荣说,他特别钟情亦舒的小说;

    蔡澜评亦舒的书,常常“拿到手里就放不下来,非一口气读完不可”。

    读亦舒,活得通透,想得明白。

    但师太的作品不太好改。

    去年改编自亦舒同名小说的电影《喜宝》,被诟病侮辱原著。

    此前大爆的《我的前半生》同样也有对于原著的魔改。

    当《我的前半生》导演编剧再来操刀《流金岁月》时,不免让人小小担心。

    当观众厌倦了姐妹之间的互撕和狗血戏码之后,我们极度期待讲述一个充满温柔和力量姐妹情的故事。

    1987年,由亦舒创作的言情小说《流金岁月》首次出版,小说依旧延续着她最擅长的话题:聊女人,聊女人之间的友谊。

    原著中,蒋南孙和朱锁锁虽是闺蜜,却是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

    “她们剪一样的发型,用一样的书包,心事,却不一样。”

    蒋南孙和朱锁锁,一个是外表光鲜,但多年承受着重男轻女压迫的富三代;

    一个是寄人篱下,美貌张扬,但内心极度缺爱的普通女孩。

    温柔的锁锁,大咧咧的南孙,十来岁就彼此照应。

    中考后,这对姐妹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锁锁终于独立,闯入社会,去实现自己赚许多许多钱的梦想;南孙依然留在校园。

    锁锁从工资低廉的文员开始,一年内换了几份工作。

    凭借绝世美丽和交际手腕,终于发达起来,买了精致公寓,时尚跑车,穿着越发考究,而南孙也从不多问,直到父亲叫她不要和锁锁来往。

    当南孙在大都会确认了锁锁真的在做舞女,她也没有觉得特别伤感或是反感,更多的是理解:

    “无论什么都需要付出代价,一个人,只能在彼时彼地,做出对他最好的选择,或对或错,无须对任何人剖白解释。”

    朱锁锁早期寄人篱下,缺乏家庭的温暖关怀时,蒋南孙慷慨地向她敞开了大门,将她视为家人;

    而当蒋家落魄时,锁锁也不忘恩情,不离不弃陪护在南孙身边,帮她应付各路债主,并接她一家人到自己的公寓居住。

    两人互为对方最坚强的后盾,共同抵御来自外界的种种意外与伤害。

    她们的人生路走了分叉,却又彼此关怀注视。

    师太在讲女人时,从不会把三角恋关系放在首位,女人之间的联系不会只在于“她们同时爱着一个男人”。

    锁锁压根不会抢南孙的爱。

    她很早就明白自己在世间无人能爱;南孙也不会抢锁锁的,当她前任男友目不转睛望着锁锁时,她只是想:男人就是男人,同时又为自己老友的美貌骄傲。

    正如小时候南孙说“你看,我们不会为争一样东西而伤和气。"

    通过朱锁锁与蒋南孙的情谊,亦舒为我们刻画了一幅理想化的女性情谊图谱。

    没有妒忌,没有倾轧,没有因为男人的介入有嫌隙,更没有为男人争得头破血流的狗血桥段;

    《流金岁月》用南孙和锁锁二人坚定不移的友谊,展现出一种女性发自本心的关怀、共情与悲悯。

    “我成功,她不妒嫉,我萎靡,她不轻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这是南孙对自己与锁锁的情谊的总结。

    锁锁和南孙相互扶持,各自前进。

    她们各有所爱各有所梦,各自为爱和事业努力成长着,可无论外界如何瞬息万变,她们永远彼此拥抱,永远患难与共。

    有读者说,我喜欢南孙活成一棵树的样子,也佩服锁锁孤注一掷的勇气,但我更羡慕的是,她们有彼此。

    蒋南孙,一个从名字就能看出背景的女孩。

    蒋家一家四口,老祖母一直等待男孙出世,南孙的父亲结过两次婚,第一次没有孩子,第二次生下女婴,祖母得到消息,照样叫了牌搭子来搓麻将,一连七天,都有借口,直到南孙母女出院,没去探望过她们。
    然后还给了一个这样的名字。

    表面看来是乖乖女,但骨子里却是冷静又独立的。

    祖母想着她早日嫁人,做某某的太太,而不是蒋家手心向上的赔钱货。

    但是,“至于她自己,已立定主意要做一个棵树”。

    “生活给我蜜糖,我就安享蜜糖;生活给我考验,我就披甲上阵。”

    蒋家一夕之间败落,恋爱五年的男友章安仁却划清界线,倒是靠锁锁仗义出钱才勉强挺过。

    蒋先生熬不过,骤然辞世;蒋太太去英国开始新的生活,只留南孙和不喜欢自己的祖母相依为命。

    “也不是一条坏路,虽然寂寞清苦,但是高贵。”

    深夜南孙加班,锁锁去找她——

    “她看见办公桌后的蒋南孙,觉得有一种权威,是,人的时间用在哪里,是看得出来的。”

    南孙咬紧牙关,拼命工作,度过一个个难关。

    “掘一个洞,藏起来,勤力修炼,秘密练兵,带有朝一日,破土而出,非得像十七年蝉那样,混得桂花香,大鸣大放,路人皆知。”

    “我一切所有,全靠自己双手赚来,没有人拿得走。”

    对于爱情,被问及前男友章安仁,可以云淡风轻地说一句:“他配不上我。”

    王永正说:“你认识小章吧?”
    “他曾是我男友五年之久。”
    “啊,发生了什么?”
    南孙睐睐眼,“他配不上我。”
    王永正想一想,“我也认为如此。” 从此他没有在南孙面前提起章安仁。

    也敢于接受王永正的爱情,最后修成正果。

    故事的最后,当南孙与王永正成婚后,偶然听到祖母的“公道话”:

    南孙听得那位太太抱怨:“一年一个,全是女孩,连她们母亲,四个女人,叽叽喳喳,吵煞人。”
    蒋老太笑,“女儿有什么不好,孙姐妹,我老老实实同你说,儿子女儿是一样的,只要孝顺你就行。”

    南孙靠自己,最终收获祖母的认可。

    虽然写于1987年,但《流金岁月》的女性意识无疑是超前的。

    它强调女性的经济独立、精神独立;它褒扬女性之间的情谊。

    80年代电影版《流金岁月》加了“宋家明”这个男性角色,并将原著中两位女性互帮互助的友情变成了两女争一男的狗血爱情。

    而剧版《流金岁月》的改编整体上保留并强化了“女性情谊”“女性力量”这一内核,不再以“闺蜜互撕”作为吸睛点与话题点。

    在亦舒的小说中,有着强烈而鲜明的女性意识,她作品中的女性不再是弱者,他们往往经济独立,能够像男人一样掌握自己的命运。

    她唇干舌燥地在每一本书、在不同的故事里,试图告诫女性一个不变的道理:“失恋事小,失业事大”,“经济独立,永远不要打伸手牌”。

    女性情谊本该有多种可能性,而这次蒋南孙和朱锁锁之间的友情得到了最温柔和本真的讲述。

    不过相比剧版,我更推荐大家看原著小说。

    亦舒作品独特的韵味,就藏在这些飘逸空灵、有灵魂的文字里。

    简洁、跳脱、爽利而又极富节奏感。品读它,更能感受属于南孙和锁锁这样“亦舒女郎”的人生百态。

    人生漫漫,她们不惧风吹雨打。

    因为她们所有共同度过的日日夜夜,都是流金岁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