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32323659号


招商QQ:3270561200
  • 狐大医 | 喝酒能抗寒?脸红的人更能喝?请看来自酒精的自述

    大家好,我的大名叫乙醇,大家通常亲切地称呼我的小名“酒精”。我主要是由人类用粮食或者工业生产出来,也用于他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如工业、医疗,但最常见的是被用作饮品摆上餐桌。

    所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不论是醇馥幽郁的白酒,还是平顺甘醇的啤酒,又或者是口感优雅的红酒,都有我们的身影。很开心我们能给人类带来快乐,听说“人体之旅”是一趟有趣的冒险,今天我就去一探究竟啦!

    我隐身在各种酒中,随它来到了一场阔别已久的老友聚会,在人们的欢笑声中被饮下,于是我顺着一根食道来到了人们称作“胃”的地方,这里有大量的酸性液体,有点呛,在我和同伴们到来后这种酸性液体分泌得更多了。

    随着食物和更多的酒进入胃中,我被缓慢蠕动的胃向前推进,这时我发现身边的朋友“小花”向胃壁卷去,我没有拉住她,眼睁睁看着她被胃壁吸走,大约10%-20%的伙伴被胃壁吸走进入了血液。我还来不及伤心,眼前就已经越来越暗,不一会儿,我被卷入了一条幽深的管道。

    这是人们所说的“小肠”,当我逐渐适应了黑暗,发现这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管道,管壁褶皱且遍布绒毛,丰富的毛细血管环绕其中。肝脏分泌的胆汁和胰腺分泌的胰液顺着管道流入这里,小肠也分泌了一些液体。我在肠道的蠕动下继续向前。这是一个神奇的场所,无数生物化学反应在这里发生,大的食物颗粒很快被化作小分子,然后穿过毛细血管进入血液中。

    正当我惊叹于这种神奇的景象时,我和80%以上的伙伴们也陆续进入了血液中。心脏跳动推动着血液不断在人体内循环,得益于此,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可以畅游人体。我们作用于心脏可以引起心跳加快。在大脑中,我们可以促使肾上腺素、多巴胺等因子释放增多,使人变得更加兴奋、大胆,这可能就是人们那么喜欢我们的原因吧。另外,我们还可引起皮肤血管扩张,使产热和出汗增多,因此寒冷地区的人更钟爱于我们,不过这不能维持很久,后期可能反而会感觉到寒冷。我们还抑制了“抗利尿激素”,从而引起人体排尿明显增多。还有一些调皮的伙伴们会去人体的各种细胞中一探究竟,这对于细胞膜有一定的损伤作用。在“游览”过程中,10%左右的同伴们在人呼吸、出汗、排尿的时候排出了体外,而我则跟着大部队,顺利来到了肝脏。

    这是一个巨大的代谢器官,人体摄入的大部分物质可以在这里发生转化,我也要在这里实现“华丽转身”。我进入了一个肝细胞,在乙醇脱氢酶的作用下变成了乙醛。按说我的生命到此就已经终结了,但是我奇怪地发现意识还保留着。随后我去寻找下一步的转化酶——乙醛脱氢酶,这里排了长长的队伍,而且不断有我的伙伴们被代谢成乙醛来排队等待分解。原来,今天喝下我们的人的乙醛脱氢酶活性比较低,因代谢比较慢而排起了长队。这时,有一些不愿排队的乙醛再次进入血液中,在人体内横冲直撞。这时我隐隐听到人们的对话,一个人说:“强哥,你怎么脸红了,听说脸红的人能喝啊,干一个”。

    喝下我的人说:“不是吧,我听说脸红的人更容易喝醉,我有点晕了”。

    唉,其实这都是乙醛在捣鬼啊。另外,乙醛还闯进各种细胞里,破坏细胞核内的基因,给人体造成永久性伤害甚至是癌变。在我咒骂乙醛时,才意识到自己现在也被代谢成了乙醛。唉,时也命也。这时,终于排到我了,在乙醛脱氢酶的作用下我被转化成了无毒的乙酸,也就是人们平时喝的醋里所含有的成分——醋酸。接着,我很快就被转化为二氧化碳和水,其中,二氧化碳在人呼吸时被排出了体外,而水则在出汗或者排尿的时候被排出了体外。

    我在人体的一场奇妙旅行就这么结束了,很高兴我能够为人们带来快乐,甚至成为维护关系的一种纽带。但我和我的代谢产物乙醛对人体是有害的,长期大量摄入我会对人体可能产生不可逆转的危害。酒虽好,勿贪杯哦!

    此外,我和一些药物有相互作用,如与某些药物发生“双硫仑反应”,头孢类药物可抑制乙醛脱氢酶活性,导致乙醛在体内增多,轻者引起醉酒,重者可能危及生命。因此有句俗话“头孢配酒,说走就走”。

    我也可以引起胎儿畸形,对于有基础疾病如肝病、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的人可能有更大损伤作用。合理安全地饮用我关系到每个人的健康。如果有任何疑问,建议咨询“懂我的人”:医师或者药师,可不是品酒师哦。

    大家可能注意到了,乙醇脱氢酶和乙醛脱氢酶是代谢我的两种主要酶,前者在大部分人中数量和活性相差不大,而后者则在不同人群中差异明显,而乙醛的积累是醉酒的主要原因。如果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喝酒,可以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申请测一下这两个酶的基因型就知道啦。

    希望大家都能掌握饮用我的“说明书”,适度饮酒,关爱健康。最后,我想以一首打油诗结束今天的自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