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32323659号


招商QQ:3270561200
  • 汉光武帝是刘秀,那么汉光文帝是谁?

    汉光武帝在中国历史上鼎鼎大名,他就是东汉的开国皇帝刘秀,是西汉开国皇帝刘邦的九世孙。新莽末年,刘秀跟随大哥刘演起兵,后来与起义军的领袖更始帝刘玄决裂,经过长达12年的统一战争,刘秀基本光复了西汉王朝的传统疆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帝国灭亡后的全盛中兴。

    因此刘秀在历史上评价很高,“光武帝”的谥号也是仅此一位,那么汉光文皇帝是谁,他配得上这个谥号吗?事实上他也许不该有谥号,汉光文皇帝名叫刘渊,匈奴冒顿单于的后代,五胡十六国第一位进入中原的匈奴铁弗部首领。

    汉朝有与匈奴和亲的传统,匈奴有冠母姓的传统,尤其是女方出身高贵,后来南匈奴内迁,竟然以刘氏为姓。曹操在位时将逐渐势大的匈奴分为五部,五部匈奴的统帅都是刘姓匈奴人,其中左部统帅刘豹便是刘渊的父亲。

    刘渊虽然是匈奴人,却自幼酷爱学习汉文化,《史记》、《汉书》及诸子百家都是刘渊遍读过的,他尤其喜欢《左氏春秋》与《孙吴兵法》,可惜《吴子兵法》现在已经失传了。关键是刘渊还善于骑射、身高八尺四寸、仪表不凡,简直就是个有才能的“官二代”!

    官二代刘渊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到西晋做人质,游牧部族南下依附中原王朝,有将儿子送到中原做人质的传统。刘渊被高大、坚固、繁华的洛阳城所折服,他的颜值、文化素养也吸引了一部分士人心悦诚服。在注重出身、门阀的魏晋南北朝,结交权贵、士人无疑是入仕的第一步,这些刘渊的粉丝们疯狂向晋武帝司马炎推荐刘渊。

    司马炎召见刘渊之后非常赏识,夸赞刘渊的长相恐怕在西汉匈奴王子金日磾之上。司马炎的妹夫王济赶紧说,刘渊的长相还在其次,他的才能远在金日磾之上,如果让他统兵南下灭吴,肯定是一战而定。当时三国时期的最后一国东吴还存在。

    但是大臣孔恂、杨珧坚决不同意,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果刘渊得到朝廷的大军,平定了拥有长江天险的东吴,他要是不回来,在东吴自立怎么办。司马炎默然,对刘渊既没有重用也没有杀掉。刘豹去世后,西晋朝廷任命刘渊为代理左部帅,后来又任命刘渊为北部都尉,也就是曹操早年任职过的洛阳北部尉。

    有才能的人在乱世建立基业,刘渊期待的乱世便是“八王之乱”。西晋有鉴于曹魏灭亡时没有曹氏宗族能够拱卫皇帝,于是大封司马氏诸王,分封制重出江湖,西晋因此出现了四十多个有权有兵的王爷,是西晋对曹魏制度的一次矫枉过正。

    后果自然是十分严重的,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等以军事力量上台掌权,司马伦更是篡位称帝,好好的太康盛世变得天下大乱。刘渊的堂祖父左贤王刘宣秘密找刘渊商议举兵谋反,刘渊让刘宣回去召集匈奴五部人马。刘渊表面上响应成都王司马颖,实际上回到匈奴之后就着手准备自立为帝、灭亡西晋。

    刘渊认为刘备凭借一个州就可以与魏吴抗衡,靠的就是深得天下民心的汉朝的名义,于是刘渊将国号定为汉,追认并尊奉后主刘禅,用这种方式招揽更多人响应,四部鲜卑、氐人、羯人石勒等先后归顺刘渊。

    刘渊在公元308年正式称帝,定都平阳,派刘聪、王弥与刘曜、刘景等人率兵攻打洛阳,互有胜败,在位6年去世。刘渊建立的汉国虽然远远比不上两汉,刘渊任内也没有多么华丽的战绩,却严重动摇了西晋的统治,揭开了“五胡乱华”的序幕。

    刘渊死后,太子刘和继位,第四子刘聪率兵攻入皇宫,杀刘和自立。刘聪在位期间改汉为赵,并派遣刘曜攻入了洛阳,灭掉了西晋王朝。石勒在汉赵期间积蓄实力,并在刘曜在位时决裂,刘曜在与石勒的对决中失败被杀。

    刘曜被杀后,驻守长安的刘曜诸子竟然放弃长安逃往甘肃,前赵的将领也纷纷弃守,后赵军队轻松接收了关中地区。后赵石虎率领大军在义渠大破前赵军队,在上邽追上前赵逃跑的文武百官,匈奴刘氏几乎被屠戮殆尽,刘渊苦心经营的汉赵政权覆灭。

    刘渊的功绩完全比不上光武帝,用光文帝的谥号太抬举他了。西晋虽然没有重用刘渊,但却也培养了刘渊,刘渊结交的很多人才后来都效忠于汉赵,刘渊实在是不应该多次攻打西晋,以怨报德,其人品远远不如号称“十六国刘备”的慕容垂。刘渊依靠西晋成长壮大,又被依附汉赵的石勒所灭,真是天理循环了。

    其次汉赵所掌握的版图还不如战国时期的赵国大,但君臣却缺乏足够的进取之心。刘渊在位时连长安、洛阳都没有拿下,可见刘渊早年过高的评价徒有虚名。刘聪在位时拿下长安、洛阳,却开始贪图享乐,宠信宦官,死后前赵爆发了内乱,靳准将平阳的匈奴刘氏几乎杀光。

    刘曜称得上是前赵三位君主中最优秀的一位,前赵的战争刘曜大部分都有参与,在与后赵的对决中,杀得石虎几乎全军覆没。但就是喜欢喝酒,《晋书》记载刘曜与石勒决战,出战时喝酒数斗,以致“昏醉奔退”,前赵大败,刘曜本人也中伤被俘。历代对斗的计量不尽相同,古代酒的度数不高,刘曜喝酒数斗大致相当于喝了十几瓶8度的啤酒。刘曜以为喝下去的是酒,其实是前赵的国运。

    因此前赵在中国历史上籍籍无名,根本不配与中兴的东汉帝国相提并论,尽管刘渊谥号汉光文帝,可惜知道的人并不多。而覆灭前赵的石勒却用另一种方式与刘秀建立了联系,石勒宴请高句丽和的使者,酒喝高了就问徐光,“朕方自古开基何等主也?”

    徐光一顿“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陛下英明神武略胜于汉高祖刘邦,智才绝伦超过魏武帝曹操,可以说仅次于黄帝!石勒虽然酒过三巡,但还是觉得徐光的话说得很过分。石勒说我遇汉高祖,当与韩信、彭越并驾齐驱。如果遇到光武帝刘秀,当共同逐鹿中原,未知鹿死谁手。不能像曹操、司马懿一样靠欺负孤儿寡母夺取天下。我当处于刘邦与刘秀之间,怎么能与黄帝相提并论!

    石勒起于微末,确实是一代枭雄,他说的话也颇为中肯,但未必苟同。刘秀虽然靠士族起家,昆阳大战却是力缆狂澜。曹操虽然欺负孤儿寡母,但疆域都是自己打下来的,非司马懿可比。就军事上而言,石勒恐怕也不是韩信的对手,当与彭越同列。因为同时代收拢流亡士兵北伐的祖逖,石勒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何谈处于二刘之间!不过石勒已经很有自知之明了,至少比谥号为汉光文帝的刘渊强,因此石勒的谥号是赵明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