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ICP备32323659号


招商QQ:3270561200
  • 误指学弟性骚扰,是什么让清华学姐“我是女性我有理”?

    原标题:误指学弟性骚扰,是什么让清华学姐“我是女性我有理”?

    文 | 令狐卿

    最近,清华美院某女生指认被一名学弟性骚扰,她将该名蔡姓男生的信息挂在朋友圈和其他校内外社交媒体上,引发第一轮针对男生的网络谴责。事情发生后的次日即11月18日,通过查看校保卫处监控视频,该女生所指的性骚扰并不存在,她通过辅导员递话给该男生,“相互道歉即可”,还警告他“以后注意这些可能冒犯人的地方”。

    随着更多事实披露,加之该女生失态却坚持傲慢与偏见的立场,出现了第二波网络谴责。但这一次的网络暴力针对的不是男生,而是讨伐错误指控学弟性骚扰并且发誓要让他“社会性死亡”的清华学姐。

    让蔡同学“社会性死亡”

    要求“纸面道歉”

    该怎么看待这次沸腾的网络事件,一时争执不下。究竟是学姐不知礼节,做人出了问题?还是说在女权的激进思维下,导致她采取了盲目的维权举动,进而诬陷了好人?争论在每个层面展开,并且相互交织。

    这里有必要理一下时间线——

    11月17日清华大学2020级某蔡姓学弟在食堂用书包蹭到2019级的学姐,随即被她认定用手猥亵其臀部。在被学姐要求交出学生卡后,蔡同学照做,其姓名年级等信息被学姐记下,在朋友圈等平台诬陷其性骚扰,这个消息大肆传播。

    该女生在传播朋友圈时,其中有句:“小东西我确实不能暴打你一顿,但我先让你在我朋友圈社死吧”。

    11月18日,学校保卫处介入后,通过调阅监控,确认蔡同学无辜。女生得知后,称“此事了结”,试图以云淡风轻的姿态结束由她一手制造的风波。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该女生自己引战的后果,就是将战火蔓延到她自己身上。目前,几乎所有的网络观点都在针对该女生,她的许多个人信息被翻出来盘点。网络暴力正在以“教她如何做人”的方式痛批这个女生。

    在这件事情中,有三个事实节点:一是蔡同学与该女生在食堂的“触碰”,二是监控视频澄清蔡同学没有性骚扰,三是该女生在事实确认后的道歉问题。

    一名女生在公共场所自认为被性骚扰,高声喊出来,并动员周围人来支持揭发“咸猪手”,这个大致是没有问题的。相反,忍气吞声的女生只会让性骚扰惯犯更加嚣张。所以,这位清华学姐在感觉被性骚扰后,拦住蔡同学并确认个人信息,这一步不能说不当。

    但该女生犯下的第一个错误是,蔡同学如此配合她查证,也当场否定了,这时候就该对事实本身存疑,谨慎行事才对。

    从该女生发朋友圈使用的语调看,很不严肃,不知进退,这是她让自己陷入麻烦的第一步行错踏错。在保卫部察看视频之前,该女生不该将此事公开,她急不可耐地越过事实真相,草率地定性定论,将蔡同学推入了不义之地。

    现在看来,支撑清华学姐如此冒失行事的,应该就是“米兔”运动在高校得以发展以来,无形中在积极响应的女生那里,养成了一种越过事实、推进女权主张的思维定势。不是说女权意识不好,而是说包括女权在内的任何运动式思维,都该立足扎实的事实本身。这位清华学姐之所以在事实不清前高喊“社会性死亡”,就是中了这种不查证事实的毛病。

    清华学姐最为人诟病的是第二个错误。在事实已经被保卫部确认,她本人也承认的情况下,最该做的是向蔡同学真诚地道歉,并且采取一切措施来挽回她一手制造的恶劣影响。这是她做人的基本操守,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清华学姐的道歉

    然而事实上,该女生的道歉缺乏诚意,不是当面道歉,而是通过辅导员递话;而且道歉的内容心不甘情不愿,甚至有继续混淆视听的嫌疑,并且还是摆出师姐的姿态,一副“我是女性我怎么都有理”的架势,这让她的说辞徒有道歉之名,而无道歉之实。

    很多人看不下去了,加入到谴责傲慢的清华学姐的行列,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份虚与委蛇、高高在上的“道歉”。事发当初,清华学姐希望用社死来惩罚蔡同学,现如今陷入社死状态的反倒是她,这是她万万想不到的。

    舆论认为以清华学姐的所作所为,对她展开网络攻击合情合理,是要教她如何做一个正常的人。但这种网络攻击也有走偏的趋向,扒人隐私,网暴女生,并且还存在人身攻击的行为。这绝不是一种教人做事的正确方式,相反是用不正确的方式去做一件自认为正确的事,最终绝不可能获得正确的结果。

    任何对于事实的评判都需要集中于事实本身,只是,如果不去触及她鲁莽行事背后的逻辑思维,不敢面对高校女权诉求剑走偏锋的因果关系,只怕谴责也停留在浅表。

    女性遭受性骚扰,碍于权力关系的实际,很少有敢站出来揭露的。所以,社会对控诉性骚扰的女生给予支持,抱以信任,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凡事有个度,在进程上也有必要详加考证,有多少事实说多少话,这种尺度不仅社会大众要有把握,投身女权运动或同情、实践“米兔”主张的女权分子也当坚持。

    要看到的舆论的微妙变化,是对谴责性骚扰的主张不再像从前那样快速支持,而是越来越有所迟疑。造成大众迟疑的,不只是某些性骚扰指控缺乏事实基础,也包括像清华学姐这样的案例,主张建立在完全错误的基础上,导致“狼来了”,不仅不信,还很反感女权诉求。

    清华学姐就是很好的例子,道歉不诚恳的下场就是不如不道歉,而且导致了坏的影响,让人们反感女权人士的“双标”,进一步恶化女性在争取权益时的舆论支持。清华学姐逞口舌之快,她也许没意识到(或意识到却怯懦地不敢承认),她将会给此后的其他女性制造麻烦,等到她们主张什么时,没人相信了,变相地成为其他女性维权的障碍。

    人们当然可以只在做人的层面去理解清华学姐一而再的过错,那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以及被事实打脸仍坚持无礼表达的做法。

    但更进一步的考虑,还应该树立这么一个觉悟:坚持女权立场与做一个正常人并不冲突,并无矛盾,相反,假如清华学姐一开始就能好好做一个人,有利于观念意识在实际场景中的推广,吸引更多可以理性思考、理智行事的支持者。

    相关阅读